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教官对我的惩罚
教官对我的惩罚

教官对我的惩罚


  我的名字叫绫子,是个现年十五岁、就读OO女子中学高中一年级的少女。

  除了浏海外,我自小就没剪过短发,因此我留着一头前剪有类似妹妹头的覆额浏海的褐黑色过腰长直发,同时大家都说我有着一张可爱的脸蛋、白皙细嫩肌肤以及完美到无法挑剔的身材,还说我的外表和动漫里那些很萌很可爱的美少女一样可爱,虽然我不想承认,但大家都这样说我,国中时,我还被公认为是学校的校花,看来他们说的应该是事实。

  此外,我的胸部有H罩杯,从小学就开始长了,我觉得我的胸部有些太大,但我不想缩胸,毕业它天生就是这样,不过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从小学开始,有些人就是喜欢玩弄我、欺负我、还喜欢动不动就摸我的胸部,这样实在很难受,他们难道不知道吗?我很生气地叫喊,但都没有用,他们还是常常欺负我;有些同学还说我高傲、自以为是,也缺乏同理心,他们说我眼睛都不看人的,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;此外,虽然从小学开始,老师和家长就都说我很聪明、很会读书,但他们也都说我非常地迷糊,常常忘东忘西的,连要缴的钱都会弄丢,他们都认为我是个呆呆的、令人不得不顾的女孩子。

  这天是我高中正式上学的第一天,我对开学有些期待,我听说新的学校校规非常严格,因此我昨天早早就睡了,以免自己像过去一样迟到,因此我起来后,以最快的速度将制服穿上,并以最块的速度来到了学校,但没想到,我还是迟到了。

  站在校门口的女教官对我说道:“把学生证拿出来。”

  我翻了翻书包,但就是没找着学生证,于是我说道:“我...我忘了带。”

  教官说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上学第一天竟然就迟到,还没带学生证,看你要怎么办!”

  我说道:“对...对不起。”

  教官道:“对不起有用吗?先不说这些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我有些胆怯与迟疑地说道:“我...我叫绫子。”

  教官道:“绫子,你知不知道,按照校规堆定,凡迟道者,第一次要打十五下屁股,第二次以后要打二十下,而忘记带学生证的,也要打十下。”

  我听了之后,当场愣住,我在上高中以前,从来没有被打过,没想道这学校竟然有体罚的规定!

  然后教官看了我穿了白色运动鞋但没穿袜子的脚,又对我说道:“还有,虽然其他地方你的服仪都没有问题,但你忘了穿学校要求的白色过膝长袜,服仪不合格,这样也要打十下下。同时由于你一次触犯多条规定故,按照校规规定,你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,都必须罚站走廊一整天,请假一天的话,就顺延,并且加站一天,以儆效尤!”

  我听了之后,完全吓到。话说我今天早上起来时,冲冲忙忙的,因此没有注意到自己没穿袜子的事,再加上平常在家时,我都习惯穿运动鞋不穿袜子,因此习惯成自然之下,自然更没注意到这问题;同时我今天早上要出门时,怎么找都找不到学生证放哪里,结果就出事了。

  教官这时说道:“绫子,跟我走。”说完教官便拿出一副手铐,将我的双手给铐起,然后她将我带到了操场。

  现在正是朝会时间,全校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到操场上听师长训话,而我则被带到了讲台上,讲台上除了师长讯话时站的台子外,还放了另一个空的台子、一块上有三个洞的板子和一根鞭子。

  这时,那名抓到我违反校规的女教官说道:“各位,这位是一年一班的新生绫子,她由于同时触犯了三条校规之故,必须接受处罚,也希望各位学生不要像她一样,违反校规。根据学生手册的规定,迟到第一次者,要打十五下;忘记带学生证者,要打十下;服仪不整者,要打十五下。现在她开学第一天就迟到,又没带学生证,还不穿袜子,这样总共要打四十下;同时因为她一次触犯多条校规的缘故,她从今天待会开始,到星期五为止,都要在教官室旁罚站。待会要执行处罚,今天的朝会在对绫子的处罚结束后,才能结束。”

  说完教官将我的手铐解开,然后将那块上有三个洞的板子解开,并将我的双手放到其中半块两侧的凹槽上,然后教官将我的脖子放在中间的凹槽上,之后教官将板子的另外半块给合上,并将板子锁起,我因而动弹不得。

  接着教官将我的裙子给脱掉,我说道:“这...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教官道:“根据规定,打屁股时必须要脱下裙子和内裤,露出屁股被打,反正现场的所有学生和师长都是女的,你也不必感到害羞。”

  我想抵抗,说道:“这...”

  教官道:“照校规规定,反抗师长第一次打五十下并罚站一星期,第二次打一百下、罚站一星期并留校察看,第三次打两百下并在罚站两星期后退学。”

  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脱内裤的事,不过我因为被木板固定住的缘故,动弹不得。在教官将我的裙子和内裤脱下后,她将板子栓上空台子上的铁链,将我固定在空的台子上,然后拿起鞭子,开始打我的屁股。

  我感到非常地痛和羞耻,于是我哭了出来,但我没有办法抵抗,只能乖乖地接受教官的鞭打。

  好不容易熬过了既痛苦又羞耻的处罚,教官将我的内裤穿上,然后将固定住木板的铁链解开,之后就把我脱到了教官室旁的走廊,并将我的木板固定在教官室旁的另外一条铁链上。

  我说道:“为什么不让我穿裙子。”

  教官道:“你还真爱问啊?在这里,所有被罚站的学生都是不能穿裙子的。还有,不要想投诉,因为这是没有用的,不管外界压力再大,校方都是不会做出任何改变的。”

  我听了之后,变得更加伤心难过了,没想到这学校竟有如此不堪的一面,一想到接下来的星期一到五都要这样,我就更加难过了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,更糟的是,每节下课,看到我的同学都捉弄我,还有人故意一直摸我胸部,直到上课钟声响起才停止,这些学生种种的一切,让我很想冲过去打她们,但因我被绑住的缘故,而拿她们没办法,我只能乖乖地忍受,虽然我罚站后不久就没在哭了,但疼痛和各种的屈辱,使得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,但我又能怎么办?只有下次皮绷紧一些,小心至上了。

  我就这样双手和头被木板给铐着,尽管制服上衣穿着,没有露出胸部,但没有穿裙子、内裤暴露在外的感觉让我感觉很羞耻。不知不觉地,就到了午休的时间。

  本来午休时间是大家去吃午餐的时候,也是我最期待的时间之一,但是那罚我站的教官不准我去吃午餐。

  我问道: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  教官道:“这是学校规定的,他们说如果学生不能罚站的话,就不能生到足够的警示效果,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话,必须找老师或同学买给你。”

  我说道:“这样啊?”

  说完那教官就自己跑去吃午餐了。我感到既饿又累,但我还是必须站着,我站的地方旁边还有摄影机监视我的动态,我怕我跑掉的话会被摄影机拍到并被发现,因此即使教官不在,我还是得站着。

  不过这时,有个同学来到了我面前,我一看见她,就感觉她是个长得可爱、身材很好的女孩子,她和我一样,留着前面剪类似妹妹头的覆额浏海的长直发,而且她的头发绑成一只马尾。

  那女孩子对我说道:“绫子,想必你饿了吧,来,这是你的便当,我分你吃一些。”

  我说道:“谢...谢谢。”

  那女孩子说道:“不用客气。”

  我问道:“对了,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  那女孩子道:“我是班长啊,我的名字叫小华,以后也请多多指教。”

  我说道:“这...。”

  就这样,她喂我吃了一些东西,而我的饥饿也得到了纾缓。

  之后在我的请求之下,她每节下课都拿课本来给我看,帮我知道上课的进度。

  接下来站到了下午五点放学的时间,我站到都铁腿了,我很想回家好好休息,不过因为高二和高三的学生要晚自习之故,因此我还不能走,按照规定,我必须等全校的学生都放学后,才能解开束缚,收拾书包回家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十点晚自习结束的时间,我终于是得以收拾书包回家了,由于双手和脖子被铐在木板里站了一整天的缘故,因此我一回到家,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都得一大早就到教官室旁,穿着学校制服上衣加内裤并将双手与脖子铐上木板罚站,并得站到晚自习结束才能回家,就连例假日时,我也因高三学生需到校上课故,而必须到学校继续罚站,本来不是说一到五的吗?

  结果因高三生六日都得到学细的缘故,我也必须跟着他们在星期六日继续接受处罚。由于每天都罚站一整天的缘故,因此每天回到家时,我都很累,但很不幸地,因为我每个星期都有几天不小心迟到故,因此我经常被处罚,除了屁股常常被在大庭广众下打到红肿外,每天上课后,还都得戴着双手与脖子戴着那块拘束性的木板罚站,就如刚开学时一般,结果基本上没有上到任何的课,每天去学校就是去罚站,只有段考的时候才能回到教室考试,好在班长小华很帮我,因此我得以念到书,而考试也因而得以保持水准,而我这样的状态,就一直维持到了学期末放寒假的时候,不过即使是寒假,也不能放松,由于学校有寒假辅导和暑期辅导的缘故,且高三的寒假辅导,和高二升高三班的暑假辅导是从寒暑假一开始时就跟着开始之故,因此因天性迷糊而一直迟到,且常忘东忘西的我,欠了学校许多处罚,必须在寒暑假持续,甚至在升上高二和高三后,这种状况也一直持续着,因此基本上我没有寒暑假和高中生活可言,而我在实际上也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日子,甚至还开始在被束缚住和被打屁股时,升出一种莫名的快感;另一方面,也由于小华三年以来对我的帮忙,加上我似乎天生就对女生有兴趣,而对男生没兴趣,以及小华在学校也是个正妹之故,我竟不知不觉地,萌生了对小华的爱意。

  在高三快结束前的某一天,在五月初夏的午后,我对小华告白了,这天,小华照例帮我拿书给我看。

  我对小华说道:“小华,谢谢你这三年来对我的照顾,但我发现,我已不自觉地爱上你了。我爱你,小华。”

  小华听了之后,完全地被吓到,她不知如何是好,也不知该怎么回应,话说学校是禁止学生谈恋爱的,因此对我的惩罚,当然也少不了,而更糟的是,师长似乎认为这件事,小华也有责任,于是第二天,我和小华两人,都被带上了讲台,我们两人都被木板给铐起,并趴在讲台上的处罚台上,脱掉内裤,接受教官的处罚。

  按照规定,凡谈恋爱的学生,不管和校内或校外的人谈,只要被抓到的,必须被打一百下屁股,且须罚站两个星期,之后其中一方必须离开学校,而小华也因触犯校规之故,被解除班长的职务。

  虽然已经快大学指定考科了,剩下的一个多月也比较无所谓了,但对于告白害到小华的事,我还是感到很内疚。

  话说在打完屁股后,我和小华两人,一起以被木板铐着、穿着学校制服上衣但裙子被脱掉的露内裤的姿势,在走廊上罚站。

  我对小华说道:“对...对不起,对不起,都是我害了你,都是我害你失去班长的职务并在此罚站的。”

  小华说道:“没...没关系的,这也是没办法的。谁叫学校的规定是这样子的。”

  两个星期后,小华的父母以保护小华为理由,将她送到了别的学校了,而我则继续在原本的学校,过着被罚站的日子,直到大学指定考科的日子到来为止。

  .................